我院啦啦操取得骄人成绩

2018年11月24日 来源:

黄昏无霞,何以为黄昏。青春无你,何以为青春。

 

 

  在一首欢快活泼的《卡路里》后,比赛终于拉开了序幕,管前面的队伍十分优秀,我院的队员依旧没有丝毫畏惧,终于我院的啦啦操在第九个登场。他们带着自信的微笑,在观众声嘶力竭的呐喊“国院加油!”中小跑入场。音乐响起,期待的目光如聚光灯般打在他们身上,耀眼的中国红辉映在全场。

  雪绒般的花球随着节奏舞动,潮水般的欢呼声中,少男少女们肆意地挥洒着年少的光景。

  比赛结束,我院啦啦操队不负众望喜迎“最具潜质奖”和“最佳服装奖”两大奖项!但我相信优秀的国院学生绝对不止于此!

 

 

 

 

 

 

 

  华丽的表演,承载的是几十天的操劳。

  我们的记者在练习期间对我们的队员们进行了采访

 

  文艺部副部长张裕琪

 

  记者:比赛还要十天就要开始了,训练学弟学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的心情是激动紧张还是兴奋呢?

  学姐:激动谈不上,紧张也没有,我希望他们在比赛的时候能取得好成绩吧,这就可以了。

  记者:听说你们一直以来都很严格,你们真有那么怕怕吗?

  学姐:说实话,我们比起前几届带我们的学姐已经很温柔了,可能一开始我们不是很严格,但突然开始严格,大家就不是很能接受吧。

  记者:你们在训练中肯定会有很多示范,那你觉得让你再跳一年可以吗?

  学姐:我们肯定可以跳但更想把这样的机会留给新生吧。

  记者:那你有没有觉得学弟学妹很可爱什么的?

  学姐:有啊

  记者:训练中有什么感动的事情吗

  学姐:比较感动的是有一次我生了气之后第二天大家都跳得很好吧,说明都还是为了我们着想的,就很欣慰吧

  记者:那这段时间你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学姐:赶快结束吧,学弟学妹们都太辛苦了。

 

  啦啦操队员

  记者:你在训练的时候有受伤吗

  陈伊珊:有的,因为我是在街舞的那段表演中有三次要直接一下子就跪在地上,现在膝盖都还是青的

  记者:在训练过程中你看到受过最严重的伤是怎么样的情况?

  陈伊珊:有个女生本来是初定要被托举的,但是第一次试训的时候他直接就仰天摔下去了,直接摔到了头,但是好在伤势不算太重很快又回来训练了还跟以前一样嘻嘻哈哈的

 

 

  托举人员

  记者:你第一次修炼托举的时候有感觉身上的责任很大吗?

  易才钧:有啊!因为学姐说了,要是女生摔了男生就完蛋了(边说边笑)

 

 

  街舞担当加托举人员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这么优秀既被选为街舞solo,又是托举动作的一员?

  赵彦铭:我也不知道,是学长学姐他们选的(害羞脸)

  记者:你还记得在训练中被学长学姐骂的最凶的一次是怎么样的情况?

  赵彦铭:有一次直接把学姐给气走了

 

 

  国际生队员

  记者do you think it’s hard for you to train

  国际生:yestraining is too longseven to eight hours a day.

  记者Have you ever participated in similar gymnastics training before

  国际生:I did it when I was young but not like this

  国际生:你可以用中文问我

  记者:那太好了,你觉得中国的学生跳的怎么样?

  国际生:跳得很好,so niceand they will come and help us in training

 

 

被托举人

 

  记者:作为被托举的人你感觉怎么样?

  戴婷婷:我之前有一次摔了,但不是太严重,之前本来选托举的时候让钱楚云试一试,但是她比较高,如果一摔就很严重了。我觉得托举遇到的问题是要求的时间太短了,我们要在那么短时间,要在八拍内那么快的节拍下,要在最后咔嚓那一刹那就要摆好动作,所以就是考验默契吧。

  记者:你们平时怎么练的?

  戴婷婷:我是先站好后跳一下,然后冀帅东和易林昊抬起我的脚,然后再把我托起。刚开始的时候他要保证我安全,因为在往后甩的时候,我会比较危险。现在多次练习,比较有默契了。

  记者:那你对接下来就是下礼拜比赛会不会感觉压力大?

  戴婷婷:不会,因为我们反复训练很多次,易林浩他们也让我很有保障。记得有次我往后倒下去了,他拉住我了,让我又重新站直。我们现在比较有默契比较放心。现在担心的是我们到时候比赛场地会比我们现在排练的大,会不适应影响到走位。有的跳完街舞之后那一段舞要从很远的方向跑过来就怕跑不到位置上,就怕他们时间赶不到。因为最后咔嚓一声,就得全部定在一个动作上,这很不容易。

  记者:托举的时候有遇到什么比较印象深刻的事吗?

  戴婷婷:我们有一次没托上去,在我们第一次完整的一遍流程下来的时候,就我们处于中间的那一组没有被托举上去,就是时间没卡到位,旁边两组都上去了,我们没上去就很尴尬,但是现在就是说练了一周,然后就熟练了。

 

 

 

  然而,当伤痛变为欢呼,当汗水形成默契,当疲惫化作肯定,他们站在视野中央,宣告着青春就该这样!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留下什么,只要你经历过就是最大的美好,这不是无能,而是一种超然。”